• <blockquote id="0m08e"></blockquote>
    • 會員登陸
    • 用戶名:
    • 密碼:

    聊聊美國各常青藤學府的MBA

    發布時間:2012-05-27
      美國在有最龐大和最“好”的MBA項目之前,已有了最龐大和最好的農學院、工程學院和法學院(拋去一向傲人的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體系不談)。任何發展中國家如不認真打好這些基礎,MBA在經濟體系中位置就會極為尷尬。因為年輕人一旦轉向了MBA就很難再重新回到技術崗位,而技術性職位常常是發展中國家企業的骨干。

     

      以中國為例,沒有科技含量的農業體系不是在拖工業的后腿就是連自己都養不活,而大力投資農業教育卻是美國立國之本(普渡、康乃爾、德州大學和密執安大學最初都是這么發展起來的)?,F代科學管理是在復雜的工業體系中才誕生出對MBA的龐大需求的。沒有良好的法律體系,任何金融創新和管理咨詢都是紙上談兵,比如不需要MBA也能坐莊和拉關系。雖然不能說這些學科的發展一定有先后次序,但MBA很難脫離這些背景來創造價值,這也是海外MBA回國常常無用武之地的原因之一。

      中國的用人單位并非付不起海外MBA的平均起薪,但他們很快發現這些MBA并沒有帶來相應的回報,以至于懷疑是不是回國的都是不能干的。美國MBA教育內容設置的一個隱含前提是這些其它學科都已經“就位”。歸根到底,MBA培養的也是企業的“骨骼”而非“頭腦”。筆者也沒有學到企業“頭腦”是從哪里來的,也許是天生的吧。美國人說真正的老板都是案例中的傳奇人物,他們自己是不看這些案例的。

      《福布斯》近期對美國最大的500家公司CEO(440人有了回復)的教育背景進行了調查,表明CEO是MBA的比例較大,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給股東帶來了更大的回報。

      該調查還表明,在商學院中,我們所耳能詳熟的頂級商學院所貢獻的CEO人數并非如人們想象的大(HBS出身的CEO確實多,但他們先后有7萬多MBA 畢業生呢)。這項調查當然不能證明“芝加哥大學”MBA就比HBS的能干,但也表明人們心中的印象與現實還是有差距的。

      而且,就美國傳統文化而言,“只要出身于波士頓坎布里其(‘哈佛’和‘麻省理工’所在地)就注定要當CEO”這種觀念,簡直是滑稽。不過在北美東北部的馬薩諸塞、紐約、康耐狄格等州,教育和自由完全從屬于道德和宗教。經過歷史積淀,人們已在輕視財富和門第優勢的同時,習慣于尊重知識和道德優勢,并體現在常青藤大學(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哥倫比亞、賓州、康乃爾、達特茅斯和布朗)的教育模式中。

      常青藤學府對MBA態度不一,反映出美國教育價值取向的多元化

      到達馬薩諸塞州的第一船移民沒有建國就設立了“哈佛大學”(1636年);康耐狄格的移民們不滿“哈佛”的清教徒教育模式而于1701年建立了“耶魯”;一批對“耶魯”過于重視人文不滿的教職人員又在新澤西州的普林斯頓豎起了科學大旗。美國的私立高等教育至今受這“常青藤三巨頭”的影響至深。面對新興而火爆的MBA,常青藤各學府的態度大不相同,他們的做法代表了美國各大學面對這一新現象的不同理解和反應。

      在常青藤八大學府中,“哈佛”最強調科學實用主義,也最重視“成功”。“哈佛商學院”(HBS)歷史長,校友多,教學案例和《哈佛商業評論》都為其他商學院所采用,從而消除了許多學校自己編教材的必要,哈佛自己則靠出賣版權而大賺其錢。

      HBS就像一家經營良好的公司,考慮問題常從公司管理的角度出發。他們分工明確,有的教授搞研究,有的負責案例,有的擅長教學;他們講究規模效應,近 2000人的在校生使任何競爭者都望而生畏;HBS及其學生都善于造勢,講究先聲奪人;他們對外號稱學術標準嚴格,連續幾門不及格的人必須開除,但事實上,如有人不及格,自然有學術顧問找上來幫助其解決問題,很少聽說誰真的退了學;他們經常采取“收購兼并”來增進品牌,如哪所學校的教授得了大獎,一定要把他重金挖來;HBS的學生大多適合當領導,如扮演部屬角色就總顯得不倫不類,除非是給另一個“哈佛”校友打工;HBS與主校園隔著查爾斯河,其學生總嘲笑“河那邊”的人學究氣,結果招來對岸一頓“銅臭氣”的罵聲。這不是玩笑,在最近接連不斷的公司丑聞中,也經常閃現出哈佛MBA的身影,使這家素來尊道德傳統為學生第一素質的大學難免尷尬。不過HBS也因此建立了商業道德研究中心,繼續保持在美國工商管理教育中的領袖地位。

      耶魯則更注重人與環境和社會的和諧。其管理學院所在的一條街道被馬克·吐溫稱為新英格蘭建筑最美的街道,可惜的是,“耶魯”管理學院在媒體排名中總是不高,因為大學希望管理學院不要像HBS那樣與主校格格不入,而應當融入大學整體的人文環境中。但MBA10年來的發展證明,“耶魯”這種想法是“落伍” 的,MBA教育確實與大學里的其他院系不一樣,其他院系還多多少少有些學術味道,商學院則越來越變得實戰派。“耶魯”的好處在于其師生比例在各校中相當高:一個課堂上平均20-30人,比起有些學校動則上百人“上大課”,學生當然有更多和老師交流的機會。去“哈佛”招生的大公司多半也會到“耶魯”招生,但招生指標只是前者的1/4,因為“耶魯”只有前者學生人數的1/4。

      海外學生在“耶魯”畢業后較容易找工作,該校的美國本土同學大都沖著“耶魯”非營利組織(如基金會、政府和國際組織等)管理來的,這些人一般家境良好,本來就準備多做些公益事業。所以“耶魯”的老美很愛幫助那些吃力的外國同學,就業時也不會成為競爭對手。

      “耶魯”當局一直希望管理學院能象法學院那樣,盡管只有“哈佛”1/4的人數,卻仍遙遙領先地被認為是“世上最好的法學院”。但事實證明,管理學院和法學院的環境大不一樣,好的大律師、參議員和總統是無法大規模培養的,小班制更適合那種一個頂一個的人才,而MBA是必須大批生產的。最近兩年,“耶魯” 先后投資數億美元于神學院和物理系,但對管理學院靠后考慮。“耶魯”管理學院院長們(其中William Donaldson 最近剛接任美國證監會主席),常教育學生客觀地看問題。例如《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的MBA排名榜主要依據是學生出校后的起薪,如果耶魯招生不是側重于那些志在社會福利的人,而是曾經在華爾街就業的人,他們還會回華爾街去,而金融業起薪普遍高于其他行業,那這不就是提高排名的“高招”嗎?但作為私立大學, “耶魯”的管理機構是校友組成的理事會,他們重視的不是學生出校門的起薪和某學生是否當了總統或CEO,而是“耶魯”300年來的教育傳統和風格氣質是否得到了保持。

      “普林斯頓”則更擔心“專業學院”(主要是商學院、法學院和醫學院)會沖淡整個大學的學術傳統,索性一樣都不發展。“普林斯頓”是理論科學的圣地,只對那些“使人類社會受益百年以上的學科”感興趣。隨著現代金融學的日益科學化,該校也設立了金融工程系和金融研究中心。而且在這個MBA們熱心去華爾街的時代,“普林斯頓”的金融工程系學生顯得卓爾不群,其老師都是真正的超級大師,常常是一對一地教學。即使沒有這些“賺錢”的學院,該校仍然是僅次于“哈佛”、“耶魯”的全球最富有的學校之一。香港富豪胡應湘是該校電工系畢業生,一次給母校捐款就達1億美元。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最好的廣告是“惟一在紐約的常青藤大學商學院”,該定位將距華爾街更近、金融系也更好的“紐約大學”商學院壓得抬不起頭來。 “哥倫比亞”商學院院長是諸多商學院院長中最具商業頭腦和長袖善舞之人,最近蓋的新教學樓活像跨國公司總部。該校的好處是近水樓臺,因為用人單位都喜歡到紐約招人。“哥倫比亞”的教學質量一直不差,美國“股神”巴菲特和KKR的老板Henry Kravis就是該校MBA,這都是當今金融界可以左右時局的人。

      “紐約大學”與“哥倫比亞”的問題一樣:兼職學生太多。好在他們的教授都像紐約人一樣富有實干精神,講的課很實際。只是校外的人?;爝M來聽課,致使數百人大廳經常爆滿,老師就更沒有時間與學生交流了。這兩所學校的學生,一出了教室就融入人海中,所以彼此間并不親密,但他們有紐約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課堂。 “哥倫比亞”為“趕超”哈佛,與“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倫敦商學院”組成了歐美“鐵三角”聯盟,結果迫使“西北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滿世界去開分校。

      本杰明弗蘭克林建立的“賓夕法尼亞大學”與弗蘭克林本人一樣以實干和能力出名。“沃頓”的學生可謂公司最喜歡招聘的職業經理人。該商學院原來以金融著稱,在賓大中有自己的商學本科,曾培養出“垃圾債券”大王米爾肯等金融奇才,還編寫了許多全美證券業協會考試教材。近20年來,“沃頓”向全方位管理學院方向發展,其歷史就是現代MBA發展的縮影。自從有MBA排名以來,“沃頓”就名列前茅。在金融學和商學研究領域,“沃頓”也和“斯坦福”一樣是最好的。但“沃頓”教授們也有苦惱,他們在學術理論上建樹頗豐,但學生們更喜歡聽來客串的公司總裁或“兼職教授”們講成功故事??偟膩碚f,“沃頓”學生能夠在一定的基礎上平衡理論素養和實戰經驗,不象HBS學生那樣總以自己讀過幾百個案例自豪。

      遠在北部的“達特茅斯”自成一體,不設博士點,專心培養MBA。在與外界近乎隔離的地理環境中,該校有了最融洽的師生和校友關系。該校人數少,同一屆的同學彼此都認識,校友常?;ハ嗵釘y,華爾街就非常欣賞這種精神?!度A爾街日報》的排行榜反映的金融界看法居多,所以“達特茅斯”總排第一。不過該校倒更認為想上該校的人應當是沖著“達特茅斯”本身去的,校友間的親近應當是因為彼此擁有相通的思想和風格。

      “康乃爾”則發揮它整個大學的學術力量和工程學科的優勢,使MBA們除了管理,還多了些專業背景。該校是常青藤中人數最多的學校,由于肩負著為紐約州培養農業和工程人才的使命,顯得更像公立大學。筆者覺得等MBA太多之后,該校的這種模式倒是個發展方向:發展各種專業管理MBA。“哈佛”模式的MBA 之所以興起,是因為工商界覺得美國的學校分工太細,所以需要一些專門搞管理的人來綜合一下。但現在搞“綜合管理”的人又太多了,于是MBA可能又會向相反方向轉回去。

      一向“小家碧玉”的布朗則索性不設MBA,以免高不成低不就,還不如專心經營本科教育。該校“貴族氣”較濃,生源們保持著“世家”的傾向。他們注重培養學生的綜合氣質而不是“專門人才”。許多家庭則愿意把子女送到這種小學校來,以免在綜合性大學中魚龍混雜。從教育的角度,這些學校的教授們不太出名但學問功底深,并能向學生傾囊相授。而綜合性大學的教授要照顧學生的不同成長背景和對知識的不同需求,最后流于中庸。



    資訊來源:互聯網

    責任編輯:admin